和梅溪湖很有缘 谈古风歌曲创作 双重身份及标签
167期
搜狗影视出品
我不反对大家给我贴标签,但我觉得没有一个标签可以完全形容一个人,因为大家都是有多面性的。我欢迎别人给我贴标签,同时也想去打破每一个标签。

沙哑而独具辨识度的嗓音,超凡脱俗的性格,唱作俱佳的才华……这些无可替代的特质造就了简弘亦,一个能治愈人心的歌者和才华横溢的创作人。在对粉丝眼中的“简佛”进行正式采访前,我请他从几支录音笔中挑一支自己喜欢的颜色,“红色”,他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红色似火,热烈、温暖,而在接下来几十分钟的访问中,简弘亦意外地让我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高冷”,反而像个邻家哥哥一样,用故事将自己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娓娓道来。

简弘亦做客《搜狗看点》

“和梅溪湖很有缘分”

身为“梅溪湖36子”中的一员,简弘亦将这次“亦X不染”巡演长沙站的地点选在了梅溪湖大剧院,也算是续了一场和“梅溪湖”的缘分:“梅溪湖大剧院离我的母校很近,所以这次演唱会对我来说,感觉就像是一场对母校、对“梅溪湖女孩”的双重汇报演出。”

谈到自己的母校湖南师范大学,简弘亦的记忆也被拉到了白衣飘飘的校园时代:“其实去年母校校庆80周年的时候,我就回去过三四次。《左家垅的夏天》就是专门为校庆创作的,这次在长沙演唱会我也是首次完整地去表演这首歌。我对大学时代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就是左家垅到我们住的学生公寓那条路上全是好吃的,我们湖南真的很多美食;另外就是我在大学的时候组建过一支乐队,但大家想不到的是,我在其中的身份是鼓手,这也是我在舞台上唯一一次不是主唱的经历。当时我们这个乐队叫做‘一次性乐队’,因为就表演了那么一次而已,毕业后就解散了,那次的演出也让我特别怀念。”

“亦X不染”,这是简弘亦巡演主题,他说这个词和自己很有缘分:“首先这个主题能体现出我对音乐的专注,另外不染也是我翻唱过的一首歌,这个‘亦’字又是我的名字。再者,我翻唱的另一首歌《小幸运》里也有一句‘一尘不染的真心’,就觉得还蛮巧的。这个‘X’是‘尘’的谐音,大家也可以理解为字母‘X’,代表着一种我和音乐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或者说是对未知领域的一种探索。”

“亦X不染”巡回演唱会9月27日也将来到北京,和广大的歌迷朋友们见面。采访中简弘亦透露这次北京演唱会将会有和前几场不一样的惊喜:“北京演唱会有一首歌是之前没有唱过的,这首歌曲对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有着特别的意义。我本来想的是只出一首36个人合唱的现场版,但由于大家档期的关系,这个愿望就很难实现了,不过北京演唱会那天我会邀请嘉宾们和我一起上台表演这首歌。”至于歌迷猜测的“未官宣”的嘉宾名单,简弘亦也笑着说:“官宣会登台表演的应该就是我微博发布的那几位了,至于在台下观看的,我就不太确定了。”

“想挖掘古诗词中优美的精神”

除了接下来的五场演唱会,简弘亦对歌迷们期待的新专辑也作出了回应:“我个人第四张创作专辑已经在制作中了,会在12月底前和大家见面。”

这张新专辑之外,很多喜爱简弘亦古风作品的朋友也一直在期待《诗词歌赋》这张作品。谈到《诗词歌赋》创作的灵感,简弘亦称这要追溯到自己上中学的时候:“我记得上学的时候学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首词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什么叫词牌名,以及古时候这些词都是可以用曲唱出来的。这也激发了我的第一次创作,当时我才13岁。《诗词歌赋》其实算是我日常创作之外的一个小小的私心吧,它可能不会有很大的市场,但我的初衷就是想去挖掘和传递古诗词中优美的思想和精神,所以这张专辑我不会急着去出,它也不会带有任何商业的色彩,如果恰好有朋友也喜欢的话,那我会觉得这是我们一种共同的兴趣和喜好。”

从接触古诗词而产生第一次创作的灵感,简弘亦这些年的音乐风格发生过很多变化:“最早的时候我写的都是中国风的歌曲,然后渐渐受到当时主流的港台流行音乐的影响,风格就慢慢地改变了,后来接触到西方乐队,比如绿洲乐队等等,以及一些美国车库音乐,那时候就创作了一些迷幻摇滚以及重金属风格的音乐,再后来电子乐大行其道,我也会把这种风格融入在自己的音乐里面,所以基本上所有的风格我都尝试过。但几年前开始,我渐渐觉得自己不太能接受特别噪的音乐了。可能年纪到了吧,毕竟我也是个‘十八九岁’的人了,哈哈。”

简弘亦的第一张创作专辑其实是很硬核并且很多元的风格,但发行之后他发现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当时这张专辑也没什么人听,所以后来第二张第三张我就做了一些比较抒情的曲风,现在再回过头去看,能让自己一直循环的,其实还是这种能打动人心的歌曲。其实最开始没有得到市场认可的时候,我只能通过接一些影视歌曲制作来维持公司的运营,后来我为了参加比赛录了一些翻唱歌曲,有人给我上传到网上,喜欢听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就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创作是不是太复杂了?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我是无法不去考虑市场的。怎么说呢?坚持一件事情没有错,但要学会聪明地坚持。再者,人对音乐的审美也是会发生改变的嘛,包括我曾经说过再也不翻唱了,因为当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创作歌手,干嘛老唱翻唱啊?就有一种很要面子的感觉。但后来想到大家喜欢听我翻唱一些好听的歌,这其实是一种双向的情感陪伴,所以就开了简约FM,也还是会陆续给大家带来一些优质的翻唱。做大事的人嘛,总是会自己反复打脸的,你说是吧?”

“喜欢台前还是幕后?我也不知道”

除了能深入人心的天籁嗓音,简弘亦的创作才能也让他获得了圈内其他歌手的青睐。在采访中,他很实诚地告诉大家从13岁创作的第一首歌开始,自己靠灵感写出来的歌不超过3首:“我觉得创作一定是要靠大量的练习,还需要你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并且要与时俱进。”他也表示虽然尝试过这么多的音乐风格,也有一些风格是自己驾驭不了的,所以就会把这部分的创作交给别的歌手来唱:“我的嗓音算比较粗犷的那种,所以像一些很迷幻的太空歌剧感觉的歌曲,只能给其他歌手,比如星元来唱,他非常适合这种风格。”

对创作人来说,每一首歌曲都被视作珍宝,而当简弘亦把自己的宝贝交给别人来演唱的时候,会不会有不舍呢?他说:“完全不会,他们能把我觉得很好的作品演绎出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会让我觉得自己的音乐生命得到了延伸。除了歌手的身份,我还同时是一个制作人,所以我不会局限于自己唱的东西,而是希望每一首创作都能被很好地去演绎、去被大家认可,这也是我的另一种荣光。‘梅溪湖36子’里,我给星元做的歌比较多,他非常有才华,自己就可以完成作曲和编曲的小样了,我再去替他找作词的老师,然后从整体制作上去进行一个把控。除此之外,高天鹤和仝卓的新歌我也有在参与制作。”

对于歌手和制作人的双重身份,简弘亦也坦言自己并没有侧重哪一边:“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说实话我很矛盾,这两者我都很喜欢,你要是问我更喜欢哪个一个,我还真不知道。”

采访最后,谈到外界给自己贴的标签,简弘亦表示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简佛”:“可能大家之前没有见过像我这样的歌手吧,尤其还出现在一个比赛的节目中。很多人都说我高冷,其实我一点也不高冷,我是‘低热’。我不反对大家给我贴标签,但我觉得没有一个标签可以完全形容一个人,因为大家都是有多面性的。我欢迎别人给我贴标签,同时也想去打破每一个标签。其实我不是不想去争取什么,而是觉得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我想做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做出可以流传下去的传世作品。”

福利来啦!关注微信公众号“搜狗看点”,评论加转发文章,就有机会获得简弘亦亲笔签名照哦!快来参加吧!

本期主创

本期主笔:

蓬蓬

本期责编:

初之

采访助理:

搜狗翻译宝Pro

栏目介绍

无责任点评娱乐圈大小事,不怕被骂到狗血淋头,只怕您看后无动于衷,我们就是要正大光明地耍贱,恬不知耻地抖骚。嬉笑怒骂,只为看点。欢迎拍砖、献花;记得分享,手有余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