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生活行为失智 城市规划管理漏洞 症结宜解不宜结
79期
搜狗影视出品
暴走团一死两伤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然而究竟是“谁”杀死了他们?有人说是他们自己,有人说是驾驶“死亡之车”的司机,甚至还有人说是因城市化步伐太快了。

7月8日清晨时分,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之时,临沂一位出租车司机因操作不当,开车冲进了正在马路上“激情澎湃”地行进中的暴走队伍,导致一死两伤。这支由中老年人组成的晨跑团,出发22分钟后,在距离终点约30米的路段,有些人彻底走完了生命旅程。

仅仅一个月之前,山东青岛“大爷大妈占据机动车超车道暴走”的风波刚刚平息,“暴走团”又一次进入了公众视线。在这些大爷大妈的“神助攻”之下,这个群体不仅成了“抢占篮球场跳广场舞”的人群,也成了“抢占机动车道锻炼”的代名词。

机动车道被撞 “暴走团”该怎么走?

机动车道暴走 是集体生活下“行为失智”

暴走运动是舶来品,它滥觞于美国,风靡于欧美,后来流行于日韩,近些年也终于成功收割了平日孤独寂寞的中国大爷大妈。大爷大妈们穿上统一的服装,喊上整齐的号子,迈着矫健的步伐,浩浩荡荡地迈向疯狂的“暴走之路”。

“不是我们故意要上马路。”这次事故中的山鹰协会会长许贵林解释,平日的晨跑路段正在修路,两侧“路不好走”,而且当时路上车很少,所以晨跑团才会上机动车道。然而这并不是暴走团“征战”机动车道的理由,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机动车道暴走,已涉嫌违法。

这些大爷大妈在家的时候,也都是一位位和蔼可亲的爷爷奶奶,然而当他们一齐走上马路上的时候,就成了“坏人变老了”的典型。在互联网上,他们的形象早已被固化。这些“年富力强”的老人,不仅仅在马路上暴走,他们还在地铁上辱骂不让座的年轻人,或者在篮球场上同小伙子们舌枪唇剑争地盘,又或者在居民区附近开着高音喇叭大跳广场舞。在质疑老年人“倚老卖老”,漠视规则的同时,我们是不是要进一步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些规则对他们只是选择性适用呢?

面对一起起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冲突矛盾,苛责有时候确实没用。因为很多老年人,在面对变化越来越快的社会生活时,他们的原有经验已不能指导自己处理同年轻人之间的深深鸿沟,然而当他们一进入集体生活,瞬间就找到归属感。在集体的庇护之下,规则就被彻底牺牲了,集体生活中的“失智行为”显现。嘹亮的口号,整齐的步伐,伴着晨曦或夕阳,他们找到了属于他们的荣光。

规则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在集体中,个人成了大家。一方面,个人的荣誉成了大家的荣誉,另一方面,个人的责任和义务也被大家均摊。在集体成员素质不高的情况下,群众就成了群氓。因此,越是身处集体,越需要谨言慎行,需要具备规则意识的觉悟,不能让道德迷路,让智商下线,真正做到行有边界,言负其责,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老年人暴走团显示了城市规划管理漏洞

任何一枚普通的硬币都有自己的两面。同样,当我们在吐槽着大爷大妈今天又跑到机动车上锻炼,明天又抢占篮球场跳广场舞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城市在飞速发展的同时,留给他们的空间又在哪里呢?

当欧美的暴走团在广阔天地大声“歌唱”自由飞翔,上演暴走版“疯狂的麦克斯”时,我们的大爷大妈只能冒着生命危险在机动车道上高唱《夕阳红》。诚然,大爷大妈确实不应走到本不属于自己的地儿锻炼身体,但仔细思考一下,公共交通和市政设施有没有人性化对待那些没钱去健身房锻炼的底层群众呢?城市在规划布局的时候,有没有为这些业务时间充足的老年人预留一定的休闲空间?

每个人都会变老,每个人也都会走向不属于他的时代。现阶段,老年人面对网络化生活趋势,业务休闲活动越来越局促,可供选择的活动空间可能又远不能满足需求,两难选择之下,他们同年轻人抢篮球场跳广场舞,同机动车抢地儿跑步也不那么难理解了。

大爷大妈在机动车道上暴走,是置生命于“万一”中,试想一下,如果能有更好更安全的地方锻炼身体,交流感情,他们还会选择冒着生命危险走上马路吗?城市的发展不能仅仅以GDP作衡量标准,对市民的人性化程度,对公众生活的宽容程度也应纳入指标中。

“暴走团”引发网络热议 安全问题堪忧

暴走团之症 宜解不宜结

暴走团被撞究竟是谁的责任?这个问题不能简单的一概而论。虽然大多数网友普遍认为这是暴走团的责任,是他们“活该”,殃及了“无辜”的司机。但是有律师认为,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即便暴走团有错在先,司机也应当及时避让,确保安全。同时,暴走活动的组织者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各方观点众说纷纭,但最终的结果仍然需要警方通过实地调查取证得出。然而,这事儿尘埃落定之后呢?是一切尘归尘,土归土,被人遗忘,还是能够用血的教训换来公众规则意识的觉醒?

谁的生命都经不起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在机动车道上暴走的大爷大妈担不起那么多的“活该”,“该死”。毕竟,诉诸感性和肆意谩骂都不能够解决问题,只有真正行动起来,个人、政府、执法部门三方联动,才能尽可能减少甚至杜绝类似于“老年人争地盘”的矛盾。

面对这些忽视了规则的大爷大妈,我们既不能“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也不能一味苛责歧视。我们理应尊敬老年人,老年人也不能倚老卖老。我们也理应遵守交通规则,毕竟,在规则面前,只有行人与机动车,没有老年人和青年人。

全副武装叉车压阵 “暴走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