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电影节 铩羽而归 何时拥有
18期
搜狗影视出品
戛纳电影节对于华语电影意味着什么?红毯,作品展示平台,还是一个大卖场?

一年一度的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了帷幕,侯孝贤凭借电影《刺客聂隐娘》拿到最佳导演,贾樟柯的《山河故人》颗粒无收。这两部电影都被认为是夺取最高奖金棕榈的热门,但是结果爆冷,法国导演凭借《流浪的潘迪》摘走了金棕榈。侯孝贤第7次提名金棕榈奖,最后败兴而归。

戛纳电影节究竟是什么?对于张馨予、范冰冰而言,是一个绝佳的红毯,可以身穿花棉袄假扮花仙子吸引全世界的眼光;对于侯孝贤、贾樟柯而言,是一个作品展示机会,他们可以在这里得到全球的关注和认可,顺便摘片金棕榈更是锦上添花;对于评委来说,是一种荣耀,因为这里是电影的最高殿堂之一。

这一期我们来谈谈戛纳电影节和华语电影的爱恨纠葛,以及我们何时才能拥有这种级别的电影节。

第68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
第68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

三大电影节

《聂隐娘》戛纳首映侯孝贤舒淇张震十年再聚首

漫步戛纳海滩,最常见的就是一片片棕榈林。当年法国为了对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决定在此创办自己的电影节。电影节的最高奖项就是一片由金子打造的棕榈叶,简称金棕榈。时过境迁,当初的意识形态抗争早已烟消云散,混战一团的欧洲各国也亲如一家成为欧盟,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却仍在暗暗较劲,都想证明自己才是欧洲第一大电影节。

其实欧洲共有三大电影节,分别是威尼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创办的时间最晚,最早创办的是威尼斯电影节。这三大电影节谁也不服谁,戛纳电影节的诞生就是为了对抗威尼斯电影节,而柏林电影节为了对抗戛纳电影节不惜将自己的举办日期改在了2月到3月之间。而华语电影也在这三大电影节中有着不同的待遇。

最早对华语电影招手的是柏林电影节,1988年张艺谋受邀参加,并凭借自己的《红高粱》捧到了最高奖“金熊奖”。张艺谋手捧金熊喜笑颜开的画面,也深深烙进了中国人的脑海中,此后华语电影在柏林电影节屡有斩获,先后有李安、谢飞、王全安、刁亦男捧得金熊。而威尼斯电影节紧随其后,1989年侯孝贤的《悲情城市》拿到了最高奖“金狮奖”,张艺谋、蔡明亮、贾樟柯、李安先后捧回金狮。戛纳电影节直到4年之后的1993年才将最高奖“金棕榈”颁给了陈凯歌的《霸王别姬》,那年共有两个电影拿到金棕榈,所以有人说陈凯歌只拿到了“半片金棕榈”。从此以后华语电影和金棕榈无缘,甚至这次呼声最高的《刺客聂隐娘》也与金棕榈擦肩而过。

戛纳电影节闭幕中国电影奖项口碑“双丰收”

铩羽而归

《索尔之子》夺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在这届戛纳电影节上,《刺客聂隐娘》呼声高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场刊评分第一。作为电影节一个独特的产物,场刊一般是由专业的电影杂志邀请电影圈中有影响力的人物进行评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专业影评人。这些人会在观看电影后给出自己的评论和打分,完全实名制。

比如这次由英国专业电影杂志《银幕》制作的戛纳场刊每日一期,邀请了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德国、巴西和丹麦的9位国际知名媒体的资深电影记者作为评审团。场刊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戛纳版的豆瓣电影,虽然不像官方评审团对拿奖拥有生杀权力,但是对于电影口碑的传播至关重要。在这些人的宣传下,即便不拿奖,也同样具有极高的影响力。

戛纳电影节落幕 法国导演获金棕榈大奖

本次戛纳电影节的官方评审团共有9人,不仅仅有科恩兄弟这样的知名导演,也有像罗卡•特奥瑞这样的音乐家。就像侯孝贤所言,各行各业的人都来当评审,审美趣味千差万别。有人从电影专业的角度评审,有人从自身专业的角度评审。不过评审团主席科恩兄弟往往喜欢出人意表,一开始就让很多人为这次的评审捏了一把汗。最终评审团越过了呼声较高的几部影片,将金棕榈颁给了名不见经传的《流浪的潘迪》。曾经担任过戛纳电影节评委的贾樟柯坦言:评奖就是这样,总会有缺憾。侯孝贤更是快人快语:我的电影一般人不太理解,我能拿奖就算评委有能力。

从另一个方面讲,戛纳电影节一直因为过于依赖电影大师而广受诟病,近些年来戛纳电影节也逐渐开始推陈出新,将目光放在了新晋导演的身上。不仅在选片方面开始逐渐增加新晋导演的比重,在发奖方面也毫不含糊,并且加大了对新影人作品“一种关注”竞赛单元的投入,不惜将一些名导的作品往这个单元里放。在这种趋势下,成名已久的侯孝贤和贾樟柯自然少了许多优势,《山河故人》颗粒无收,而知名度不高的几部影片拿奖也似乎在情理之中了。

何时拥有

有人说中国电影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国际电影节拿奖的,一种是能在国内公映的。这句话有些极端,但是曾经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过评审团大奖的《活着》和《鬼子来了》,都在国内被禁,错过了和观众见面的机会。还记得当初《无人区》为了通过国内审查,耽误了4年反复修改补拍,被剪得支离破碎,最后的版本在柏林电影节上颗粒无收。宁浩痛定思痛,《黄金大劫案》开始打鬼子,《心花怒放》探讨爱情,赚到口碑和票房,也断了电影节的念想。

《无人区》等三部影片同时入围柏林电影节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何要冒着不能公映的风险去参加这些国际电影节?首先是因为这些电影节占据了最好的资源,这当然不仅仅全世界的关注。要知道戛纳电影节不单是一个电影节,也是欧洲最大的电影交易平台。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电影在此交易,吸引了海量的资源,这才是电影艺术能够生生不息的原动力。这点连侯孝贤也承认,在戛纳拿了奖,以后找钱也会容易多了。

除此之外,这里吸引了世界上一流的电影人,这些都堪称电影工业的精英,他们对于电影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戛纳电影节更是将这点做到了极致,如果不是在业内有足够的影响力的人,很难拿到邀请函。为了能够得到这些人的承认,许多电影人甘愿冒着风险参加电影节。

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将盛大开幕

我们自己的电影节呢?其实我们也有电影节,而且不止一个,比如上海国际电影节、金鸡百花电影节、中国长春电影节、珠海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等。目前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承认的只有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中国最早的电影节,迄今为止已经办了17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作为后起之秀冲劲很猛,网络化的运作让它吸引了更多的观众。但是这些电影节成立的时间都很短,和欧洲三大国家电影节没有可比性。所以电影的话语权也被迫掌握在了他们的手里。为了提高影响力,中国电影人只好前往欧美参加各项电影节。

还记得上世纪美国不甘心电影的话语权被欧洲霸占,好莱坞的几家电影公司一合计,弄出了奥斯卡奖,在本质上这就是好莱坞的一个行业奖,但是在几十年的运作下,已经成为了全球电影行业举足轻重的一个奖项。这后面当然离不开美国雄厚的国力作支持。而中国的电影市场发展迅猛,国力更是蒸蒸日上。或许在将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电影节逐渐强大,金鸡奖压过奥斯卡,上海、北京电影节也会吸引全世界的优秀电影人前来竞逐。

结语

当我们在探讨为什么华语电影在戛纳很难拿到金棕榈时,已经把自己限定在了那套西方的价值观和评定标准中了。戛纳电影节成长在法国南部海湾,尽管国际化做的不错,但终究还是法国贵族范儿。就像我们满汉全席做得再好,对于那些醉心于法国大餐的人而言,终究不够滋味。所以侯孝贤才说,他们不一定能全懂。

所以拥有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电影节对于我们愈发重要。目前,戛纳电影节是把电影的艺术性和商业性结合得最好的一个电影节。而如今中国票房井喷,商业电影赚的盆满钵满,但是艺术电影似乎仍旧在挣扎,这种两极化的发展让电影市场越来越畸形。如果我们也能有这样一个电影节,那么电影市场将会更加良性地发展下去。

本期主创

电影节哪家强?

本期主笔:过亦

中国

本期责编:名川

山东

本期责编:靠靠

找蓝翔

本期责编:蓬蓬

栏目介绍

无责任点评娱乐圈大小事,不怕被骂到狗血淋头,只怕您看后无动于衷,我们就是要正大光明地耍贱,恬不知耻地抖骚。嬉笑怒骂,只为看点。欢迎拍砖、献花;记得分享,手有余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