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粮胡同十九号第4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

《皇粮胡同十九号》第4集剧情

曾佐问的事情十分特殊,院长嬷嬷答应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费阳对冯雪雁说阿青是自梳女,冯雪雁感觉那是另外一种活法,她在临走时向费阳问起车祸时的情况,费阳相信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能用钱来解决的。费阳对着那小女孩儿的画像说对不起,她知道都是自己的错。李小柱将姚小町带到严大浦面前,严大浦说明来意后姚小町说要回去和母亲商量一下。高子昂接到陌生电话,那人称能阻止案件的重审,两人相约互相帮忙。严大浦接到电话说姚家母女被人带走,他去找冯雪雁替姚家母女鸣冤,冯雪雁认为那是他对自己的侮辱。严大浦生气地离开,他去了车站接曾佐,他认为姚家母女的失踪和冯雪雁脱不了关系。曾佐订了法国餐厅费阳吃饭,严大浦也出席了,李小柱费阳弯腰之机将白醋滴到了她的红酒杯之中,费阳喝酒时发现了味道不对,曾佐的试探让费阳发现了那支大钢笔。曾佐讲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事,路克和穗小姐相爱了,他向她父亲提婚时一封法国的来信将他召回,离开前他承诺她会回来和她结婚,路克回家是为了继承遗产,但数月过去了路克却迟迟未归,穗妈将她送入乡下娘家,穗小姐生下一个女儿,在她去法国前她将女儿托付给仁爱育婴堂,还和家人断绝了来往。穗小姐在法国一呆就是九年,她女儿被领养。费阳听完后要离婚被曾佐叫住,他劝她马上停止行动,可费阳拒不承认。严大浦知道红酒杯里的毒是铃兰里提取出来的,费阳听完后着急离开。严大浦想改变一下方式,他想假借段越仁之口引费阳上当,他知道她肯定会相信那条娟,严大浦说过之后李小柱就明白了。冯雪雁接到信件,上面让她和高子昂在约定时间去小金丝胡同,她将信件拿给高子昂看,高子昂说那两人的死和自己没关系。高子昂坚持说梦荷儿是自杀,而姚顶梁是因恐吓才被弄死。冯雪雁知道她无法脱身,她决定明晚和高子昂一起赴约。冯雪雁给曾佐留下书信后离开,她感觉自己一生中最大错误就是和高子昂这样的人结婚,那天冯雪雁带着生日蛋糕在门外听到了高子昂和一个女人的通话,她没进门。冯雪雁在暗处看到高子昂进了梦荷儿那里,她还在家中听到了高子昂和梦荷儿的通话,梦荷儿已怀上了高子昂的孩子,威胁之下高子昂匆忙出门,她提出要和高子昂离婚,高子昂跪在冯雪雁面前求她相信自己。冯雪雁那天晚上亲自去了梦荷儿那里,梦荷儿见到冯雪雁到来,她说自己再也不会纠缠他,随后梦荷儿自杀在房中,但冯雪雁的手娟掉在现场,她认为是梦荷儿在赌气,如果当时把她送入医院就不会让梦荷儿那样死去,她感觉自己对梦荷尔儿的死负有责任。冯雪雁感觉用手娟威胁她的人就是和自己做对,她还伪装了撞死姚顶梁的现场。

上一集 下一集

数据来自搜视

悬疑排行榜
热门排行榜
按类型
按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