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的催眠师第5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

《被催眠的催眠师》第5集剧情

孔目将李正阳催眠后便知晓了思彧被绑架的全过程,他断定凶手是利用催眠术将思彧绑走的。李正阳却认为这不可能,当时思彧被绑架时他很清醒,思彧从始至终都是有意识的。孔目告诉他们人在清醒的状态下也是可以被催眠的,这叫做“清醒暗示催眠”。这种催眠法简单来说就是在自己的记忆里建造起一所记忆宫殿,也叫记忆之宫,绑架思彧和孙小姐的凶手都是精确地计算了每一个细节,利用了他们对狗或者鸟的热爱然后再对他们进行催眠。 三人既然都已经明白了凶手的作案手法,孔目认为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要找出凶手的作案动机。宋奕觉得这两起绑架案都没有提到过赎金,所以凶手的最终目的可能不是想要获得金钱上的利益,而是由于情杀或者仇杀。 孔目认为宋奕说得有理,他让宋奕去警察局里向总探长提供这条线索,然后查出同时和周建雄、孙行长有仇或者有情感瓜葛的人。可宋奕听完后却一脸为难,她在警局里并没有什么发言权,而且总探长也不让她参与这个案子。孔目却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总探长可谓是病急乱投医,只要有关于案子的线索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就向他立个军令状。 警局的人找到一个身穿孙小姐衣服的小女孩,但小女孩的父母却表示衣服是在河边捡来的。总探长立即命人搜查小女孩的家,可众人翻了个底朝天却还是一无所获。总探长见此便大发雷霆,孙小姐失踪已有些时日,可这案子毫无进展,甚至连个线索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根本无法向上级交待。宋奕看着眼前的总探长,她趁机将孔目所说的线索都提供了出来,果不其然,如孔目所料总探长毫不犹豫地听取了宋奕的话。 总探长将思彧和孙小姐两个案件一起合并,而且也相信了这件案子和催眠术有关,要重新调查这件案子。宋奕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孔目和李正阳,孔目听完后认为现在警察局需要一个懂催眠术的人来帮忙寻找线索,他虽然是催眠师,可他现在的身份却不便露面,所以要找一个人来代替他。 宋奕觉得自己可以代替孔目去寻找线索,孔目对宋奕的想法和自信颇感意外,宋奕对催眠术完全一窍不通,她怎么可能去当催眠师找线索。宋奕听完后却不以为然,她认为只要孔目肯教她,就催眠术这种江湖技艺根本就难不倒她。话毕,孔目便为宋奕展示了一场催眠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宋奕看完之后就马上冲了出去,任他怎么拦都拦不住。 宋奕自信满满地来到了孙行长家想对女佣进行催眠,可她几番试验过后都无法成功催眠女佣。孔目和李正阳暗中随着宋奕也来到孙行长家偷偷查看,两人看到这一番场面都觉得十分好笑。就在此时,总探长带着孟海和夏曳也来到了孙行长家。 孟海对女佣进行催眠后也发现了凶手是用了“清醒暗示催眠”的催眠法。孙小姐平日生活中到处都有关于鸟的存在,而且房间里不仅有一只会唱民谣的鹦鹉,就连失踪当天所放的风筝也是鸟的图案。夏曳在一旁也想起孔目之前对西域催眠术的研究,她认为房间中鹦鹉所唱的西域民谣就是凶手催眠的信号,而且只要找到鹦鹉的来历便很有可能找到凶手。 孟海向孙行长询问鹦鹉的来历,孙行长起先有所隐瞒但一听到鹦鹉来历有关于自己女儿失踪一事,他便将事情全盘托出。原来,这只鹦鹉是一名叫莉莉的女子所送,而莉莉与他是在正经会认识的, 孔目和李正阳、宋奕三人在外边偷偷听到里边的对话,孔目不清楚正经会是什么地方,李正阳告诉他正经会就是一个窑子,他曾经开车送他大哥去过。孔目听到周建雄和孙行长都去过正经会,他觉得这个正经会一定有问题。李正阳只道周建雄的相好叫樱桃,而孙行长的相好却叫莉莉,两人并不是同一个人。宋奕却认为一般出入窑子的女人都是不会使用真名的,说不定这两人就是同一个人。孔目觉得宋奕说得十分在理。 为了证实他们的猜测,孔目带着乔装打扮的宋奕和李正阳来到了正经会。他们在老板娘的招待下见到了莉莉和樱桃,令他们感到诧异的是两人均长得不尽人意,就连他们都看不下去,周建雄和孙行长又怎么会看得上眼。孔目告诉老板娘这几个女的都不是他们想要找的人,老板娘与其中一个女的交换了个眼神便招待孔目三人上二楼。 孔目三人上了二楼进房间之后,几个风尘女子却偷偷拿着刀在外边等待,老板娘在房间内将正经会的规矩都告诉了孔目他们,李正阳听完后却急躁得将此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他想让老板娘把害死周建雄的樱桃叫出来。老板娘看着李正阳这蛮横的态度也不甘示弱,气势上丝毫不输李正阳,而房外的几个女人听到动静后也拿着刀准备冲进来。可就在此时,总探长却突然带着警察局的人前来搜查。 总探长命人封锁了大门,全院搜查一名叫莉莉的女子。由于孔目身份不便露面,他们三人打算趁现在人多时赶紧离开,没想到他们在途中不慎碰到了总探长,总探长看着眼前的三人的背影十分面熟,想让他们转过身来。

上一集 下一集

被催眠的催眠师剧情 来自 电视猫

悬疑排行榜
热门排行榜
按类型
按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