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第8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

《法医秦明》第8集剧情

警戒线拉的很远,尸体却不在案发现场,因为案发地是两市交界处,所以邻市的人先到带走了尸体。 邻市交接的法医解释道,小情侣被特别高大的鬼影吓到后就报了警,警察过来发现了一个仰面躺着的男子,头部在岸上,面部染血,胸部以下浸泡在水中。当时发现尸体时还有脉搏就进行了抢救送上了120,到了医院还是死了。对伤者头部的创伤进行了检查,颅内出血,是击打伤。但是死者头部有一个星芒状的创口很难理解,因为星芒状的创口皮下有囊腔状,这种擦蹭位移会在面部,特别是伤口中存留泥巴,但是死者的创口中没有发现。 秦明观察着现场,死者只有一米六八,与情侣描述的两米严重不符。而案发现场的芦苇最低也有一米七,高的有两米多。死者躺着的地方有很多鹅卵石,如果死者撞击的是鹅卵石,也有可能发生位移,而创口没有泥巴。林涛却说,没有发现有血迹的鹅卵石,所有线索都是矛盾的,这里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秦明思考了一下说还有一种可能,抢救的时候有警察把鹅卵石踢进水里了。 秦明检查着尸体,希望能发现什么线索。大宝不明白为什么情侣看到的鬼影有两米但是死者却并不高。死者头部星芒状的伤口中布满综合交错的组织间桥,额部皮肤比较薄,可以看到颅骨,颅骨表面平整,可能是平整的钝性物体撞击,鹅卵石就可以,但是需要很大的鹅卵石。林涛在湖边寻找着有血迹的鹅卵石,却没有什么发现。 通过检查死者脑部CT,证实了是死者是在运动中突然头部撞击导致的颅骨骨折,看上去的确像是意外跌倒丧身的。大宝提出疑问,对冲伤不会形成星芒状的伤口,星芒状的伤口是减速伤形成。而且这种程度的伤口及时就医还不至于丧生。秦明说死者在湖边昏迷,脑部出血,最终导致了死亡。又检查了死者手臂上的指甲痕迹,这种抓痕不是自己抓的。尸体上还有一个特殊的纹身,是螃蟹。 秦明准备给尸体解剖,邻市的法医却说尸体没有确认身份不能解剖,要等死者家属同意才可以。秦明质问,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自行解剖。这时死者家属来了,不同意进行解剖,邻市法医说只有刑事案件的尸体才可以由公安机关决定是否解剖,我们还无法断定这就是一个刑事案件。秦明对这些也很无奈。 死者的儿子执意不让法医解剖尸体,还要给尸体火化,说自己父亲有精神病史,是因为犯病跑出去自己跌倒死了。 警察开会讨论案情,局长也来了。死者为本市市民谢勤工,男,五十三岁,经营一家小型砖窑,一年能挣十来万。周围人说他有狂躁症,还要他买抑制狂躁症药物的记录,死者昨天下午还去药店买药,之后去了儿子家。死者儿子是收养的,叫做谢豪,是现在砖窑厂的主要负责人。谢豪家离案发现场很近,而且附近太偏没有摄像头,无法知道谢勤工为什么会走到这个芦苇荡。林涛觉得谢豪的嫌疑很大,反应过激,父亲死因还没有查明就要火化尸体。有一个警察猜测死者是因为狂躁症发作而导致的死亡。 警察在芦苇荡根据现场痕迹确定了死者的活动范围,芦苇荡有很多脚印,但都来自同一个脚印,这个人在芦苇荡的内圈外圈走了起码四圈以上,除此之外都是现场警察的鞋印。大宝提出疑问,有可能是淌水过去所以没有鞋印。林涛说不可能,如果有人淌水过去也要上陆地,但是陆地上没有其他人的鞋印。林涛又一个问题,死者是光脚的,现场却没有光脚的鞋印。这时在现场发现了死者的鞋,与现场的鞋印吻合,一切看起来都像是自杀或者意外。但是林涛、大宝和秦明都觉得有可疑。 秦明拿出死者在案发当天去医院买药的记录,疑问死者当天吃药了为什么还会狂躁症发作,这不符合常理。而且根据警察的审讯记录,死者生前很少发病,即使发病也可以半个小时醒来,死者在芦苇荡走了一圈又一圈足够一个小时却没有清醒。 秦明继续拿出尸检报告,死者手臂上有一些指甲印痕,是新鲜的生前损伤,自己是不可能形成的。而根据警察在现场的执法拍摄仪,死者衣服前襟上是没有泥土的,说明死者不是在现场前额撞击的。另外还有对血迹流向的新发展,大宝抬进来一具模型尸体,根据死者的面部从创口流向头顶的血迹,不可能是自己所致,而可能是被他人肩扛,这也解释了案发现场目击者看到的高大身影。根据这些疑点,秦明希望可以解剖尸体,局长同意了。 尸体解剖现场,秦明根据死者身上显现出来的伤口判断死者生前可能受过约束,提取胃内溶物后,腹腔没有发现异常,准备进行开颅,帽状腱膜下出血,是撕扯头发造成的。颅骨骨折呈放射状,并且骨折线不只有一个中心,说明是多次撞击造成的,秦明更加肯定这时一起命案,死者是被抓住头发多次撞击导致的伤口致死。 林涛继续提出疑问,凶手为什么把还活着的死者留在现场,还有现场为什么只有一种鞋印。秦明说我们已经想明白了,留下活口是因为当时凶手太过慌张以为死者已经死了,至于为什么只有进来的一双脚印,是因为芦苇荡都是水,凶手出去的时候没有穿鞋,留下了一些很浅的容易消失的脚印。如果是袜印,会在三个小时后消失。所以凶手杀人后扛着死者寻找抛尸地点,犹豫不决时被情侣惊扰就直接抛尸离开,从小路逃走,不久警察来了,鞋印覆盖了袜印,所以什么也没有找到。 秦明认为凶手就是死者的儿子谢豪。首先,凶手留下的脚印说明他当时很慌张,应该和死者关系很近。另外第一案发现场应该是室内,因为死者是没有穿鞋的,说明他死前是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下的。建议立即对谢豪家进行搜查。 谢豪家里,已经被精心打扫过,但在秦明的仔细搜查下,还是找到了血液痕迹。谢豪周围的人也确定案发现场的鞋也是谢豪的。 审讯室里,谢豪说前天晚上父亲来到家里,父亲经常为了省钱不吃药,可是一发病就会打人。谢豪建议父亲贷款把厂子生意搞上去赚钱给父亲买药,可是父亲不同意,还像疯了一样打谢豪,厮打中把父亲推到在地,这是个意外。林涛听不下去了,拿出法医的尸检报告,说你还要撒谎吗?

上一集 下一集

法医秦明剧情 来自 电视猫

警匪排行榜
热门排行榜
按类型
按地区